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黑龙江白癜风可以治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08:34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黑龙江白癜风可以治吗,章丘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四川治白癜风的论坛,紫外线治疗白癜风,寿县白癜风医院,海南白癜风主要症状,榆林白癜风医院

K图 600614_1

  在鹏起科技(600614.SH)“潜伏”不到两年,自然人张朋起终于“晋级”为实际控制人。

  根据鹏起科技6月7日公告,目前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20%股权,已超过第二大股东鼎立集团和第三大股东曹亮发所持之和,并且张朋起目前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,因此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成为鹏起科技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鹏起科技还在当日披露,其董事许宝星、许明景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,无法履行职责,决定6月22日召开股东大会提请免去董事职务。而许宝星、许明景为父子关系,系鹏起科技原控股股东鼎立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“鼎立控股集团现在还是上市公司的二股东,这次提请罢免许宝星、许明景董事职务,具体要等股东会投票结果。”鹏起科技工作人员6月7日下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如果罢免了,后续是否增补董事还不确定,但罢免对新的实控人有利。”

  晋身实控人背后

  张朋起如今成为鹏起科技新的实控人,一年多前就已经露出苗头。

  “现在大家感觉是忽然成为实控人,但之前也是可预见的。”前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

  2016年8月9日,当时名称为鼎立股份的鹏起科技公告称,大股东鼎立控股集团于2016年8月8日将其所持占总股本7.59%的1.33亿股转让给张朋起,每股作价9元,转让价款共计11.97亿元。这次转让在当年8月11日就完成股份过户登记手续。

  由此,鹏起科技的第一大股东发生了变化,此前合计持有鹏起科技7.59%股权的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股上升到15.18%,而鼎立控股集团的持股则由19.01%下降到11.43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股权转让的时间节点正是鹏起科技处于地位之际,每股作价较停牌前股价8.12元溢价约为10%,但截至今年6月7日收盘,鹏起科技股价达到11.22元/股,并且之后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增持的均价皆超过11元/股。

  事实上,在股权转让之前的2016年5月,鼎立控股集团与张朋起似乎已经达成了默契。彼时,张朋起突然接替许宝星成为鹏起科技董事长,而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在当时仅是持股7.59%的第三大股东。

  “你可以这么猜测(张朋起当时就有意控制鹏起科技),但那时候公司是三足鼎立的样子。”上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表示。

  公告显示,鹏起科技自2016年5月以来的9名董事当中,除了3名独立董事,前三大股东鼎立控股集团、曹亮发、张朋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各占两名董事席位。

  而张朋起只是中途进入鹏起科技,2015年11月,鹏起科技向张朋起、宋雪云、北京申子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深圳市前海朋杰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等13名对象定向发行股份,收购其持有的鹏起实业100%股权,上述4个投资者由此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7.59%股权,但张朋起个人的持股比例仅为1.14%。

  不过,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晋身第一大大股东后,就将原来的鼎立股份更名为鹏起科技。随后,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之一宋雪云,从今年2月27日开始增持,至4月 14日共增持占总股份3.09%的5420.2万股,使张朋起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达到18.27%。

  但上述增持,鹏起科技直至4月20日才披露。如今,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在持股达到20%时还宣布,包括已披露的增持金额,未来12个月内最终合计增持金额将在10亿元至12 亿元之间。

  而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的增持,系采取双重信托计划嵌套投资,存在利用杠杆的情形。

  “增持可以做实际控制人,因为之前三足鼎立,公司的决策二三股东容易反对。”上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称。

  原控股股东涉案余波

  成为鹏起科技实际控制人之际,张朋起也是麻烦缠身。

  公告表明,今年4月,因董事长张朋起2016年11月24日质押占7.02%鹏起科技7.02%的1.23亿股,未将股权质押信息告知上市公司,导致未披露,上海证监局于今年4月对张朋起采取出具警示函。

  此外,张朋起持有的鹏起科技3000万股于2017年5月18日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,

  而鹏起科技披露股东鼎立控股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之后,尽管公司声称不会对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,但鹏起科技却先后收到一份金额为5000万元以公司名义签署的融资合同影印件、一份标的为5000万元由鹏起科技作为担保人的合同。不过,鹏起科技称,初步判定这两份为虚假合同。

  “我们第一时间就向公安机关报案,目前还在调查当中,这边没有新进展。”前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  公告显示,鼎立控股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其所持占鹏起科技11.43%的20027.6万股已被司法冻结,而截至今年5月4 日,鼎立控股集团欠鹏起科技款项为9208.2万元。

  “鼎立控股集团的欠款会想办法,其中向其转让的山东中凯稀土材料有限公司,股权还没过户,我们准备收回来。”上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说。

  但查阅公告发现,山东中凯稀土材料有限公司名下所有不动产,已于今年4月28日被东阳市公安局查封。此宗资产交易中,鼎立控股集团目前尚差1053.5万元未支付给鹏起科技。

  实际上,从鹏起科技历史公告可知,早在2016年初,鼎立控股集团的危机就已经现出端倪。彼时,鼎立控股集团前期以其资产管理计划账户增持的1734.98万股,因平仓线被击穿,于2016年1月29日收盘前被深圳市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强制平仓,导致其持股减少0.99%。

  同时,鼎立控股集团在2016年2月1日承诺的6个月内增持8000万元到1.5亿元,也一直未能履行。

  但在这之后,鹏起科技却将多宗资产卖给鼎立控股集团,最终造成如今逾9000万元的欠款。

  “公司去年已经把与主营关联不大的资产剥离差不多了,现在的主营是军工为主,环保为辅,环保跟军工也有关联性。”上述鹏起科技工作人员透露。

  饶有意味的是,鹏起科技目前赖以支撑业绩成长的军工、环保产业,皆为鼎立控股集团作为控股股东时主导并购而来,但如今却只剩下“为他人做嫁衣”的叹息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共和白癜风医院